沙巴体育

沿河一对患难夫妻不离不弃演绎简单的爱

导读 : 老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然而在沿河自治县和平街道大溪村,有这样一对年轻夫妻,当丈夫发生车祸高位截瘫后,时仅20多岁的妻...


老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然而在沿河自治县和平街道大溪村,有这样一对年轻夫妻,当丈夫发生车祸高位截瘫后,时仅20多岁的妻子不但没有离弃,而且毅然挑起家庭重担:服侍丈夫、照顾婆婆、抚育儿女,五年如一日,样样没落下。

丈夫很爱年轻的妻子,可又不想耽搁她一辈子,于是不止一次要求她离开这个无望的家,重新找寻幸福生活,然而每次都被妻子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丈夫于是想到了寻短见,妻子发现后哭着说:“我苦,我愿意,有你,才有家。”

推着丈夫观看房子旁边地里庄稼的长势,成为夫妻俩最享受的事

听了妻子的话,丈夫心如刀绞,不再忍心妻子一个人劳累,于是从来没摸过针线的他学起了十字绣,下定决心趴着也要把爱的责任进行到底。他俩就是大溪村的田旭飞、张文霞夫妇。近日,笔者就走进了这个遭遇不幸却幸福的家。

第一眼没看上你,但还要嫁给你

2004年, 26岁的田旭飞还没有女朋友,这对当时的农村来说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家人和他本人都很着急,媒人介绍、本人追求都高不成、低不就的,成了田家的“老大难”。

当年3月,田旭飞的堂嫂借他的手机给在中山的远房的表妹打电话,田旭飞于是悄悄存下了这个电话号码。经过打听得知堂嫂的表妹还没有男朋友,田旭飞于是用短信和她联系,一来二去的就聊上了。

交往中,两人发现特别投缘,话题很多,梦想、兴趣爱好及打工中的喜、怒、哀、乐,他们无所不聊,只要一有空就给对方发短信。经过6个多月,上万条短信的交往,并通过邮局把照片寄给对方看之后,双方决定正式见面。

2004年9月,她俩约在了广东省汽车站的站牌下相见。田旭飞清楚地记得为了方便,他特意借了一辆自行车去接张文霞,谁知在人群中,张文霞根本就不敢坐自行车后座,可是坐出租车,自行车又没有地儿放。不得已,张文霞只好陪田旭飞推着自行车走路回到厂里。从汽车站到工厂,过人行道、上天桥、穿地下通道,他俩推着车整整走了两个小时才到达。

“虽然在短信交往中我就喜欢这个人,但第一次看见他真实的外表,我犹豫了。”张文霞说。她说田旭飞的长相根本就不是她欣赏的类型,并打算回中山后就不再联系。

张文霞回到中山,身边的人谈起田旭飞都说他成熟、稳重,并通过向实在亲戚打听都说田旭飞勤劳、肯干,既不抽烟喝酒、也不打牌赌博,张文霞肯定田旭飞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于是决定继续交往下去。

在你来我往的见面中,没两个月,张文霞就深深地喜欢上了对方,并于2005年10月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前我是一头牛,婚后我还是一头牛

婚前,田旭飞因家庭贫困,干活特别卖力,就像一头牛一样。婚后,田旭飞急于改变家庭窘况,干劲有增无减,新婚妻子张文霞常常是劝他多休息,注意身体。

婚后第二年,大女儿田小语降生,张文霞于是从广东回到老家带孩子,留下田旭飞一个人在外打工。

习惯了妻子的陪伴,习惯了妻子的饭菜,张文霞这一回家,田旭飞特别不能适应,每天对她娘俩都思念万分。可是为了多挣钱,他又不能把老婆孩子带在身边,只好每天忍受着这样的牵挂。

2008年,田旭飞在外已经有了一定的积蓄,就想结束两地分居的日子,并商量回家搞养殖。于是在交通较为方便的岳父家花5万元建起了养殖场,养了100多只羊和20多头牛,夫妻俩既是老板,又是工人,虽然很苦,可是想到一家人能经常在一起,两人很满足。哪知运气不好,恰好遇到金融风爆,牛羊全都卖不动,不得已以1万元的价格把养殖场转了出去。

养殖场转手后,田旭飞带着对家人的思念又奔上了打工之路。由于他勤劳、肯干,经过一年多的打拼,2010田旭飞在老家就建起了两层楼房,总算有了像样的家。

房子修好后,田旭飞再也不想外出打工,于是报名学起了B2驾照,2011年就借钱卖了二手农用辆车跑运输。

我苦,我愿意,有你,才有家

由于田旭飞为人诚实、价格公道,运输生意一直很好,不到半年就还清了买车所借的钱。想到以后跑车所挣的钱都成了存款,田旭飞觉得日子无比地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生活仅仅延续了几个月。

2012年8月,田旭飞拉沙到沙子街道十二盘村,在村组公路上汽车刹车失灵,连车带人一起跌落山崖,灾难就这样发生了。

在沿河县医院,田旭飞被诊断为骨髓完全是性损伤,胸部以下高位截瘫,终身不能站立。

医生的话如晴天霹雳,夫妻俩都不敢相信,田旭飞于是叫妻子服侍他两个月,如果没有效果,他会自行了断。妻子则叫他不要多想、安心养伤,自己会永远陪伴着他。

两个多月过去了,不光花掉了筹借的13万元钱,而且完全看不到站起来的希望,家里又无钱继续医治,只好出院回家调养。

回到家里,田旭飞这才相信医生的话是真的。他躺在床上,想着此后人生几十年,吃、喝、拉、撒样样都得靠人照顾,而且不能挣一分钱,他害怕了。“妻子才27岁啊!我这样不是毁了她吗?”田旭飞说。

他于是无端地发脾气,想把妻子赶走。可妻子不但不生气,还说:“你就不要赶我了,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不管咋样,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无赖之下,田旭飞趁妻子上山干农活之机,准备上吊自杀,以减轻妻子的负担,不曾被妻子发现。妻子抱着他哭着说:“我苦,我愿意,有你,才有家。你活着,我每天回来至少有个人说话,大小事情还有个商量之处,至少你还可以帮忙教育孩子,你走了,三个孩子没了爸,家又在哪里呢?”当天两人抱头痛哭。

张文霞说苦和累她都不怕,怕的就是请人铧田、铧土。以前有田旭飞的哥哥帮忙铧还好些,自从2013年哥哥不幸去世后,这件事就变得特别艰难。她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了,留下老人铧自家的就够辛苦,自己再去请人家帮忙实在不忍心。再说这又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长年累月的又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人家,常常是开不了口。所以地里活能够用锄头挖的就挖,宁愿自己多辛苦一点,尽量少去麻烦别人。

不仅如此,自从哥哥去世后,侄儿、侄女都交给田旭飞的姐姐照管,张文霞则不得不抽出部分时间来照顾78岁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的婆婆。看着妻子的眼泪,田旭飞心如刀绞,他下定决心趴着也要活出个人样来。

既然说好爱你一辈子,就是趴着也要把责任进行到底

然而作为一个高位截瘫人,趴着要活出个人样来谈何容易,有什么事是适合自己干的,田旭飞每天不停地想。

时间不等人,田旭飞还没想出办法,才28岁的妻子就因劳累过度腰椎筋盘突出,有时痛得实在不行,不沾酒的她就卖白酒来喝,以减轻疼痛,这让田旭飞更加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当初就不该娶她。为此,他不止一次劝妻子离开这个家,重新嫁人,妻子每次都说:“我虽然恨你把我娶了后就变成这样,可是谁又愿意呢?我会挑起家庭重担的,永远也不离开。”

一次偶然的机会,田旭飞听残友说,十字绣可以卖钱,他于是想到自己双手还能动,何不尝试一下呢?一来变卖成钱可以减轻妻子的负担,二来自己有事可做,不会那么无聊。“像我们这种高位截瘫的人整天呆在家里,不与外界接触,太难熬了,与‘坐牢’完全没有区别。”田旭飞说

于是他让妻子从城里买来几幅认真学习起来,然而全身只有手和头能动,又从来没有摸过针线的男人要学习这细活谈何容易。他说他只能趴在床上绣,前几个月针老是扎到手上,而且由于趴的时间过长,身体还长了许多褥疮,一年多才养好。尽管艰难,第一幅《家和业兴》还是绣成了,然而妻子和周边人说要卖,都无人过问。

田旭飞觉得可能是太小,大家都能绣,没有市场,并决定绣大的,难的,于是妻子给他买来了《清明上河图》。

田旭飞在床上趴着绣了三年多终于完工,可是要如何才能卖出去呢,又难倒了这一家人。该县甘溪镇一农村淘宝店老板听说后,主动上门拍照并挂在了网上,但无人过问。田旭飞的一杭州朋友听说后把该十字绣带到了杭州,帮他寻找买家,至今也没找到。

现在他虽没有放弃刺绣,并且另一幅作品《农家乐园》也即将完工,不过从他脸上,笔者感觉到了些许迷茫,他问笔者能不能帮他找到一个十元、二十元一天的活儿。

一旁的妻子立即说:“你就把这个当成爱好,打发无聊就行了,现在又不差吃,不差穿,日子幸福着呢!”算是给他解了围。

“我不会放弃的,街道办事处已答应送给我一台电脑让我从事网络兼职,如果十字绣还卖不动,我就准备‘转行’,我相信我一定能把这份责任进行下去。”田旭飞说。

妻子说现在有低保,自己每场(农村赶集5天为一场)卖菜也有几十元的收入,日子还能应付。但随着三个孩子渐渐长大,经济压力会越来越大,日子会更加艰难。不过她说既然当初已经选择了他,并已经把孩子生下,就要承担起做妻子、做母亲的责任,再苦、再累、再艰难都要把日子好好地过下去。(杨再成


上一篇: 定州市完成职业技能培训5722人
下一篇: 【人民日报】不能把工业增速减缓归咎于工资上涨(热点辨析)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