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

城里来的年轻人原来是货真价实的农村"老干部"

导读 : 城里来的年轻人原来是货真价实的农村“老干部”改造中的大垭村道路。曹承了解贫困户家中的养殖情况。当前,扶贫工作已进入攻坚的冲刺期。大家都知道,越往后脱贫难度越大,...


  城里来的年轻人

  原来是货真价实的 农村“老干部”

改造中的大垭村道路。

曹承了解贫困户家中的养殖情况。

  当前,扶贫工作已进入攻坚的冲刺期。大家都知道,越往后脱贫难度越大,因为剩下的大多是条件较差、基础较弱、贫困程度较深的地区和群众。这对参与扶贫工作的党员干部来说,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找准切入点?摸索出行之有效又切合当地实际的脱贫之路?

  对于江津区嘉平镇大垭村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曹承而言,他的工作轨迹似乎就在印证着这个问题。

  对农村工作不陌生的年轻人

  “曹书记,工作积极性没得说,而且他对农村工作熟得很。”这是与驻村工作队朝夕相处的大垭村党委书记尹佑东的评价。

  但回到一年多以前,尹佑东的心里却有所保留。

  2017年4月,受区委组织部扶贫集团选派,曹承以区就业和人才服务局主任科员的身份前往大垭村,担任驻村工作队副队长。

  初次见面,尹佑东对面前这个年轻人有些犯嘀咕:身材不算太高,戴着眼镜,说话比较“温柔”。

  “这样的年轻人在农村工作能吃得苦吗?”尹佑东心里觉得:莫不是来个“镀金”的?

  不过,很快尹佑东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和现实有很大偏差。

  大垭村平均海拔800米以上,山高、坡陡、沟深、路险,全村2000多人,外出人口占50%以上,这些客观条件既是大垭村成为全区15个贫困村之一的因素,也对开展工作带来众多不利影响。

  这么多不利条件,在这个“城里面来的年轻人”面前,却没有成为困难。很快,曹承走遍了全村。尤其让尹佑东惊讶的是,这名年轻人对农村工作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熟悉……

  其实,早在2014年,曹承就在酉阳县木业乡担任乡党委组织委员,调入江津区后,在贾嗣镇先后担任社会事务办主任、综治办主任,2016年11月才调入区就业和人才服务局。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老农村干部’。”这是尹佑东后来半开玩笑的新评价。

  贫困户因“曹书记”有了精气神

  2018年7月,曹承担任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

  “副转正,升了官”,可对于“曹书记”来说,肩上的担子却更重了。

  2018年7月至8月,按照全区统一要求,驻村工作队要对全村在家农户进行“户户进门”遍访。正值盛夏,曹承带领驻村工作队爬坡上坎,一顶草帽一个口袋一个笔记本成为标配。两个月时间,曹承被晒黑了、脚磨起了泡、手晒裂了皮,记下好几本工作笔记。

  建卡贫困户周正平是此次遍访获益者之一。这名年过50的中年汉子原本在浙江打工,可一次交通意外导致他的妻子离世,自己也患上矽肺病。万般无奈之下,周正平带着儿子回到大垭村老家,曹承走进他家时,这名中年男人已卧病在床。

  “当时感觉这个人不仅身体不好,整个精神都垮了。”说起初次见面,曹承说。

  扶贫不仅是外力帮助,更要激发当事人自身的信心。曹承想方设法开展对口帮扶,先是积极联系企业,帮助其子周小军外出务工,然后趁着大垭村农村公路改造,推荐周正平到工地上从事一些轻体力活,还为他送来了40多只蛋鸡,鼓励他从事养殖。

  如今,周正平住进了公路边新盖的水泥房,靠着就近务工有了2000多元的月收入,养殖的蛋鸡也为他带来了1000多元的纯收入。

  更重要的是,周正平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变,“以前这个人又爱喝酒又没精神,现在酒也少喝了,人也有精神了,话也多了,完全变样了。”村民们说。

  “娃儿有了工作,我也能挣钱了,各人(自己)再不加油,就说不走了!”这成了周正平常说的一句话。

  帮扶真情可贵 致富点子更贵

  贫困户唐朝华家住得高,吃水成问题,在曹承联系下,修建了蓄水池;

  贫困户李祥辉老人居住在深山,想硬化门前的土坝子,在曹承协调下全部完成硬化……

  在驻大垭村一年多时间里,这样的事情可谓比比皆是。越来越多村民对这位“城里面来的曹书记”有了深厚的感情。

  村民们的称赞却让曹承有了更多的压力,“如何让整个大垭村发展起来,才是自己的根本职责所在。”

  大垭村有什么资源?产业如何发展?优势在哪里?经过认真思考,曹承和队员们产生了“将高山荒坡打造成避暑纳凉为主的乡村旅游景区”的想法。

  带着这样的想法,曹承和同事们开始“跑部门”,多次邀请农业、旅游方面专家实地指导,多次向区委组织部扶贫集团汇报沟通,大垭村海拔1100多米的尖巴山开发引起区里注意,很快纳入了区级项目立项。

  2018年4月,以尖巴山为载体的“巴山心谷”项目作为区乡村旅游扶贫项目正式启动,140万元首批资金也随之到位。按照项目定位,将充分利用当地高山纳凉、生态农业、经典自然风光等资源,利用闲置的村集体房屋、荒山荒坡等,配套修建停车场、旅游步道、旅游公厕等基础设施,形成以高山纳凉为核心,辅以生态农业的乡村旅游景区。

  “那边是5公里登山步道,那边是修复的古寨门,那边是公共厕所、停车场,这些都修得差不多了。”如今,到工地上走一走已是曹承的“爱好”之一。

  目前,已有两家农业公司在尖巴山区同步投资建设标准化蓝莓园100亩,森林木屋50亩,为打造中的景区“锦上添花”。

  景区建设如火如荼,曹承和队员们的致富点子也是源源不断。

  他们发动村干部带头成立大垭口电子商务经营部,采用“农户+合作社+电商”的方式,仅2018年就销售各类农特产品20万元。

  当地群众想务工,工作队就组织村社干部每月定期更新公布就业招聘信息,先后邀请20余家企业提供就业岗位近600个。2018年推动贫困群众稳定就业77人,培育农村致富带头人5名,带动农户就近就地务工150余人,全村基本实现在劳动年龄段内有就业意愿的群众全部就业。

  大垭村地处半山腰,道路等基础设施成为制约发展的瓶颈,驻村工作队先后多次通过区委组织部扶贫集团成员单位筹集捐款,累计筹集捐款104.8万元和价值10万余元的物资,争取上级抢险资金20万元,启动了村内多条道路的加宽、硬化和整治工程。

  2017年以前,大垭村集体经济收入基本为零,工作队先后筹集了100万元壮大集体经济资金,并以村集体的名义投资高山富硒小水果,打造标准化果园建设基地,带动村民种植晚熟脆红李2000余亩。

  特约通讯员 苏展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郭发祥


上一篇: 西藏非凡60年
下一篇: 【人民日报】不能把工业增速减缓归咎于工资上涨(热点辨析)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