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

中越边境“移民村”的蓝色梦想

导读 : 中新网文山4月4日电(和晓莹史广林)4日,323国道上过往的车辆唤醒了位于中越交界的云南富宁县剥隘新镇,村民张坚强一家忙碌起来。张坚强和妻子卖的手工卷粉是最受欢...


  中新网文山4月4日电(和晓莹 史广林)4日,323国道上过往的车辆唤醒了位于中越交界的云南富宁县剥隘新镇,村民张坚强一家忙碌起来。

  张坚强和妻子卖的手工卷粉是最受欢迎的早点,一个简易的铁皮棚里陆续聚集了不少吃早饭的人,装碗、打汤、收钱……夫妻俩忙碌着。隔壁的一栋崭新民楼里,张坚强的姐姐、姐夫和妹妹则在忙着制作当地最有名的“广味月饼”,他们88岁的老母亲胡银秀带着孙子靠在一楼的铁门上晒太阳。距离他们的铺子十多米的地方,一连古朴的青砖瓦房正扁上赫然刻着“粤东会馆”四个大字。

  “这房子是随我们从老镇搬来的,里面供奉着关二爷,以前镇上的商人集资建的,出海啦,从海上归来啦,都要拜拜。”子女们在忙碌,老人胡银秀就开始跟我们聊起关于剥隘老镇的故事。

  胡银秀一家祖籍是广东人,祖辈因做生意顺珠江而上,来到被珠江水系右江上游驮娘江支流那马河及其支流甲村河三面环抱剥隘老镇。

  “那时,只有700多户人家,但有6个码头,来往商人那是数不胜数,黄头发、蓝眼睛、大胡子,什么模样的人都有。一到赶街天,都是人挤人。”胡银秀回忆,她年轻的时候剥隘镇繁华得被大家称为名符其实的“小香港”。她也因此与从两广地区到这儿做生意的丈夫结缘。

  “外来的商人用船载着海盐、布匹等顺流而上,来到这里,和马帮从内地驮来的茶叶这些作交换。饿了就在这吃点东西,那时候我们村子里很多人家做月饼,每天要做几万个饼,根本不够卖。”胡银秀的大女儿张群艳,手里揉着面,依旧做着从1980年就开始做的饼。

  “搬到这里之后生意就冷清了,虽然村里还保存着婚丧嫁娶及过年过节要吃月饼的习俗,但还有四家人在做,每天做一千多个足够了。”2006年广西境内百色水利枢纽建成后,右江航运受到影响,河道上来往的船只和商人日渐减少,昔日热闹繁华的剥隘镇也逐渐冷清起来,老镇的所在地也被规划建设珠江水系十六个重点港口之一富宁港。张群艳一家以及剥隘镇的村民就整体搬迁到现在的剥隘新镇,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商人再也没有来过。

  记者来到剥隘新镇东侧的323国道高架桥上,一片蓝色的水域静静地躺在脚下,富宁港一期工程正在建设。

  “港口总占地面积5.67平方公里。水陆占地各半,规划建设客运、集装箱、件杂货、散货等四个港区,现一期工程已完成77%。”剥隘镇书记张祯武介绍,由于水域跨越滇桂两省,港口发展也遇到了难题:“过水船闸在广西,富宁港在云南,即便投资12亿左右的富宁港建成,也无法通行。”

  “富宁是云南省内唯一既沿边又临海的地方,现在正在积极协商,我们也在加快港口建设,必须把这条连接泛珠三角区、直通太平洋的通道打通,把我们云南省的东大门打开。”富宁县县委书记崔同富说,目前,滇桂两省正在积极沟通,富宁港全面建成后,将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将处于云南市场末梢的富宁变成对外开放的前沿。

  “希望港口快点建起来,想再看一回商人们从海上带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们的生意也可以恢复起来。”对于吴银秀一家来说,回剥隘老镇已然不可能了,但想再见昔日“小香港”的愿望却十分强烈,这也是藏在他们心底的“蓝色梦想”。(完)


上一篇: 炎炎烈日 千年紫薇王下好纳凉
下一篇: 孕妇飞美航班上产女:女婴获美籍留下 本人被遣返
隐藏边栏